在塔图因、贾库或者[星球大战]任何一个星球。


某间昏暗的小酒馆里,如果有一个满身曼达洛铁的人走进来,大概率的,场景是会突然安静下来的。

星际间流传着他的传奇。



他叫丁·贾林,但已经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他们都叫他曼达洛人。


不客气的或装熟的,叫他曼达洛佬。

世间也不剩几个曼达洛人了,他们大部分,都在银河系内战中,遭遇了帝国对曼达洛人的“大清洗”。


这个曼达洛人一身尽是传奇。


他像传说中他的祖先那样,

“最擅长杀人”,谁听了都闻风丧胆;

他从不摘下头盔,不让别人看见他的脸;


他是被曼达洛人救下、抚养长大的孤儿,成长为闻名星际的赏金猎人。


替人杀人、杀怪兽、劫狱,能挣钱的都干。



但也始终恪守着曼达洛人的道义,言出必行,行之必果。

他走过的地方,都像极了江湖。

一举一动都像曼达洛人们常挂在嘴边的:“此乃正道。”


《曼达洛人》的故事走过了两季,那顶曼达洛头盔下的脸,只露出过三次。

那是佩德罗·帕斯卡的脸。

没错,佩德罗·帕斯卡,就是这个曼达洛人,一个身世离奇,从不脱下他头盔的赏影猎人。




01

此乃正道

1975年,佩德罗出生在智利。

这可谓生不逢时——两年前,他的远房舅姥爷过世了。


而这位舅姥爷,正是智利前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

阿连德如果是寿终正寝,佩德罗一家倒也有平安日子过。


可他偏偏是在军事政变中身故的,时代的一粒沙都能压垮一个人。


更不用说,是冷战中的这桩大事件。


这让佩德罗一家,成了新总统天然的敌人。

那两年,智利的政局正动荡,新政权要巩固,和旧时代相关的一切,都是隐患。

佩德罗还不到一岁时,危机终于爆发了。

这一天,一位牧师带着佩德罗的表舅,躲进了他家。

这位表舅,是阿连德的心腹,他的腿受了伤——枪伤



如同《曼达洛人》赏金猎人联盟的规矩,只管执行任务,不必多问是非因果。


佩德罗的老爹没有多说一句废话,就把这两人藏在了家里。

只不过,佩爹不为钱,只为义气和情分

连同这两人一起藏在家里的,还有各种枪支弹药,就放在佩德罗姐姐的屋子里。

那时候,佩德罗的姐姐,也只是一个三岁的小女孩。


义气之人,倒未必能同样收获义气。

曼达洛人也差点被设计,被帝国军捉去。

牧师也没顶住,供出了佩德罗父亲的名字。

佩德罗一家,东躲西藏了好几个月,辗转寻求避难。


他们曾经藏在委内瑞拉大使馆,也暂避丹麦,几年后,最终定居在美国。

佩德罗如今说起这一切时,就像说起一个久远的家族传说,和曼达洛传说差不多古老神奇。


这个故事,也确实过去了四十多年。


曾经的总统亲戚,都成了人们口中的“亲王”。

(因其扮演《权力的游戏》中多恩国的亲王红毒蛇)

他提起这故事,语气中带着自豪。

庙堂之事谁说得清呢,但以江湖道义论,对曼达洛人佩德罗而言,或许这就是“此乃正道”



02

曼达洛修行

美国收留了佩德罗一家。

和平年代,佩德罗倒不用像[星球大战]起义时代的丁·贾林一样,在这里学习各种曼达洛人的杀人技巧。

他学会的,是电影

按佩德罗自己的话说,妈妈把电影院当成了“托儿所”。


每天把他送去,下午六点再来接他。

大人们的考虑是,用这种方式,让孩子们最快地融入美国文化之中,但对佩德罗来说,电影本身,更加有魔力。

四岁时,一家人去看[超人]


要说这对父母,一如既往心大。


看到一半,佩德罗尿急,他们也许是看片正聚精会神。


就叫这个四岁小孩,自己一个人去上厕所。

果然,迷了路。

等妈妈再找到佩德罗时,他已经拐到了另一间放映厅,在[克莱默夫妇]的剧情中酣然入睡。



电影已经散场,无论是[超人],还是[克莱默夫妇],都没有等佩德罗。

小孩子当然还是爱看[超人]。

姐姐炫耀着:

超人这样,那样,然后他让地球恢复了秩序!

佩德罗当然不服气:

[克莱默夫妇]也是这样的!

可不是这样吗——电影,无非是搞乱秩序,再恢复秩序


不愧是在电影院里泡大的孩子,他就一眼看穿了[克莱默夫妇]的本质。

这部讲婚姻的电影,多少在围城里困了几十年的人也看不破,四岁小孩却一语道破了天机。

这样日复一日的电影训练,让佩德罗修炼为“最擅长电影”的曼达洛人。

四岁看懂[克莱默夫妇]或许是戏言。


但他对电影的领悟力,确实像每个潜伏在暗处修行的曼达洛人一样,因孤独而更加敏感。


13、4岁时,他们一家搬去了橘子郡。

佩德罗不适应新环境,就一个人躲起来,偷偷看了更多的电影,包括[灵欲春宵]、[毕业生],那些饱含人生阅历的作品。

甚至叫父母担心,这孩子不会看电影看出什么毛病吧?

他也永远是同伴中的荐片达人。

这帮好朋友都叫他书呆子。


因为他每天,都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稀奇古怪的冷门电影。


对电影配乐、幕后故事,都如数家珍。

初中起他就开始收藏电影原声。


18岁时,他拖着莎拉·保罗森等等八个好友,去看电影。


几个人本来只是想来逛逛,是佩德罗力荐他们,一定要看看这部[无惧的爱]

看到最后,八个人都在影院里掉眼泪。

换一个宇宙,星际间流传的传奇将会是:


有一支曼达洛人,他们“最擅长电影”,凡是和电影相关的知识点,百发百中;

对电影的品味,刁钻古怪。


[无惧的爱]



03

赏金猎人

学出师后,曼达洛人该去领任务,讨赏钱了。

但佩德罗的赏金猎人之路,并不顺利。

他想要领的第一个任务,是[一级恐惧]里那个体内藏着小恶魔,外表却像天使的孩子。

那次试镜当然是失利了。

借那部电影成为星际传奇的,是爱德华·诺顿


那时候对于佩德罗这样的少数族裔来说,不是一个好时代。

按他的好朋友奥斯卡·伊萨克的话说:

“还要给我们多少个帮派成员的角色啊?”

他们负责给故事的背景板,添几分异域风情和枭雄感觉。

按他的话讲:

“[一级恐惧]试镜失败后,有十年时间我都是无业游民。”


许多年里,佩德罗就这样在各种影视剧里,演了无数个十八番小角色。

但即使是这种角色,他也高兴。

因为“有这么一个角色,就能付得起一阵子的房租”

他真像个疲于奔命的赏金猎人,不停接活,好有口饭吃,就差在刀尖上舔血了。

有好几次,差点就要流落街头了.


但他总能逢凶化吉,接到一个小广告,或者是在小舞台剧上出演一个角色。

这,大概就是原力与他同在吧。


为了获得更多角色,佩德罗改了自己的姓。

他本来姓巴尔马塞特,又长又绕口.


选角导演们念出来都要打磕巴,更不要说记住有这么个人了。

他便用妈妈的姓“帕斯卡”行走江湖,甚至差点把名字都改了。


想从了英格玛·伯格曼的[芬妮与亚历山大],改叫亚历山大·帕斯卡

只要能让更多选角导演记住,怎样都行。

最终他没有改这个过于像科学家的名字。

[芬妮与亚历山大]


所幸时移世易,好莱坞少数族裔、多元群体的声量渐渐变大,像[星球大战]的反叛军推翻了帝国,换了天地。

曼达洛人这种小众群体,也终于有了出头的机会。




04

曼达洛信条

改变,当然开始于《权力的游戏》红毒蛇这个角色。

不管观众对这部史诗剧集的烂尾有什么怨念,红毒蛇算是死在了最好的时候。

正是剧集巅峰之时,他又明明是多恩国的亲王,还偏不讲繁文缛节,倒潇洒人间,真有点魏晋之风。


魔山,瑟曦太后的护卫,经过学士改造的“变种人”,战斗力异常强大。

但红毒蛇偏偏要斗上他一斗,因为有仇不报,非君子也。

魔山害死了他的姐姐,红毒蛇要光明正大地赢了他,再叫他亲口认罪。

看似放浪形骸,在维斯特洛大陆风评不佳,但比谁都磊落。

但是在《权力的游戏》里,不玩权谋的,都是要死的,要磊落,死得最惨——

红毒蛇都要赢了,就在逼问魔山罪行时,一个不留神,被戳爆双目而亡。


要说这角色有什么缺憾,那就是粉丝在剧照下齐刷刷留言的。


戏份太少了,这么惨烈的死亡,值得多加点戏。

佩德罗在试镜前,还是那个为了付房租疲于奔命的小演员。

《权力的游戏》的编剧、监制大卫·贝尼奥夫收到了这个小演员的试镜录影带。

老实讲,大部分剧组,都很久没有收到这么简陋的试镜带了。

“首先,是手机自拍的,这就很不同寻常了。


而且,也不是新型号手机,摄像机镜头也不好,拍出来的效果太屎了。


还是竖屏拍的,一切一切都太业余了——

除了表演,表演太精彩了,太可信了,刚刚好。”

这个曼达洛人的修行没有白费。

或许他之前没有好的曼达洛铁做装备,但他的功夫已经到家。

更显著的例子,是《曼达洛人》本曼。



在这部剧集的两季,共十几集中,佩德罗只露了三次脸。

演员可使的招式,无非表情、肢体、语言。

戴上面罩,无异于自断双臂,连声音,也被特殊处理。

这叫金球奖都犯了难,专为这个角色立了新规定:

仅有声音的表演者不能角逐表演类奖项。

很多演员会被这“断手断脚”式的表演吓住,但真正的曼达洛人不会。

佩德罗在讨生活那些年里,演了不少舞台剧,一周演八次,每次就那几个动作,他就自己琢磨,怎么把几个动作表现出新意。

他没有别的武器,没有曼达洛铁,只有肢体表演。

他在那些年里,早就变成了一个曼达洛人。

也许是巧合,这几年,他的主要角色,都有格外有腔调、又坚定不移的信条。

《权力的游戏》里放浪形骸却有仇必报;

[王牌特工2:黄金圈]里,他是美国特工“威士忌”。

没英国特工那么拿腔拿调,是另一派牛仔气度。


但作为“王牌特工”的“不知礼,无以立”,都是一样的;

[三方国界]里他和基友帕斯卡等人,都是荷尔蒙爆表的退役军人,有着在军中打磨出来的自律……

现在回过头看,都让人想学着曼达洛人叹一句:此乃正道

而佩德罗本人,也确实从来没有取下过“电影”这个头盔

他坚持下来了,也终于为自己赢得了[星战]系列这样的大IP的剧集主角。


还有[神奇女侠1984]里的压阵大反派。

[神奇女侠1984]的导演派蒂·杰金斯甚至说,他这个反派的表演,会彻底改变他从[毒枭]开始的“剧抛脸”局面。

佩德罗这个曼达洛人,一直相信着曼达洛正道。

从还像个尤达宝宝那么点儿“大”,被妈妈送去电影院放任生长起。


哪怕是后来,步入电影圈后,无数次上顿不接下顿,无数次接到拉丁裔刻板印象的角色,他从来没有脱下那个头盔。

电影是他的信条,这才是这位曼达洛人的“正道”。




影迷互动


你对帕斯卡的哪个角色印象深刻


请到文章末尾评论区留言

与更多影迷分享你的观影感受



推荐阅读


在看,2021做个倔强的曼达洛人!

↓↓↓



上一篇: 蚂蚁事件引发杭州之江板块“凉凉”?| 市相
下一篇: 百万交易的顺子域名1234.cn被终端启用了!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