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来源:不假装出版社



网上冲浪的时候,看到一个挺有意思的求助帖,拿出来和大家聊聊。


这则求助帖由一位男士发出:

故事发生在今年2月份,正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

当时是他老婆二胎的预产期,肚子一疼,他们全家就去了医院。

那个时候,男主人公发现了诊室里只有一个男医生。

但他当时没说什么,
“我以为只需要摸摸肚子啥的,我太愚蠢了。”



让男主人公“悔不该当初”的原因是什么呢?
诊室里的男医生给他老婆做了“内检”。



这里给大家科普一下啥是“内检”:

这是妇科常用到一种检查方法。

主要方式是产妇需要下身脱光,然后医生将一只或两只手指放入患者阴道,用来检查子宫或宫颈口等等。


内检之后的40多个小时后,孩子出生了。

但新生命并没有给男主人公带来多少喜悦,因为他已经被“内检”的事搞崩溃了。

这次事后,夫妻俩交流了三次,
老婆知道老公“难过”之后,她回想当初,也非常难受。
然后在双方都万般难受的情况下,男主人公就来真诚求助了。


“我觉得当时有机会改变这一切,但是媳妇没有抓住。”

其实大家仔细观察一下这位男士真诚而朴素的两个提问,你就会发现:
他潜意识里是“怪妻子没有守护好自己的贞操”这么个意思。

尽管你已经开始阵痛了,还可能不知道啥时候就要生了,但是还有一个小时医生就交班、换成女医生了。

你怎么就不能忍一个小时再做检查呢?



如果孩子内检之后,当天就十万火急的生了,他就不难受了。

——因为事急从权,他就不会怪老婆不努力了。

如果老婆死活要求换女医生,哪怕没成功,他也不难受了。

——因为老婆至少誓死捍卫“贞操”了

你看,他考虑了这么多个如果,就没想过“如果”当时大闹一场,耽误了自己老婆的诊断,
那最后孩子和妻子的安全谁来负责?谁来吞下苦果?


总之,这位男士是真的因为这个事“崩溃”了。

要不是因为有了俩孩子,可能都憋屈的去跳楼了。
结尾他还友情提醒了所有孕妇们,万一碰到诊室有男医生的情况下,
“尽量让自己老公做选择,这样对夫妻感情损伤最小。”


看完这篇真情实感的求助帖,我不禁产生了思考。

这位男士有没有割过包皮?

有没有得过痔疮?
有没有去过泌尿科检查身体?

万一在以上某次问诊过程中被女医生或女护士“染指”了,

他会不会为了没能捍卫男德而羞愤自杀?


不过我看了评论区,发现广大男同胞并没有和我相同的疑问。

反而是真心体会到了他的“难受”。


还有受害者同盟站出来控诉,
“我老婆也被男医生摸过胸,看过私处。”


有人真诚发问“选妇科的男人都是什么心理?”

听听这话,就好像医学院那些读了N年书、背了N本医学知识的男生们,
就是为了来妇产科饱饱眼福、揩油占便宜似的。


哦,对了,这位发问的网友还怼了说“男医生没什么”的女性,

“你产检挑女医生会死吗?


更有甚者,还大言不惭的说,

“我不是医生,但我想问问嘲讽这个轻生男的人,你全家女性让我看、摸,欢迎吗?

我看到这里真是满脑袋问号。
你不是医生凭什么这么做?
你是变态吗?


讲真,首先,妇产科男医生的存在是一定有原因的。
单说体力这一方面,男性会比女性更有优势一些,
例如……按压肚子、拽孩子、把大腹便便的孕妇从手术台抱到病床上。


而且所谓“医者父母心”。

对于大部分见惯了各种器官的正规医生来说,医学面前哪有什么性别和心理啊,都是救命的事。

而且,大家也真别觉得医生们看到的都是什么美丽的风景线,

你觉得红烧肉香,让你天天看红烧肉你也腻。
更何况那也不全是新鲜的红烧肉啊,还有各种腐坏的、流脓的、生疮的红烧肉,

哪怕红烧肉散发出阵阵恶臭,你也要近距离观察,研究。

这么一想,还觉得占便宜吗?


不过这些道理怎么说,那一部分男同胞都不会相信的。

随手搜搜类似的“女友/老婆检查碰上男医生”的案例,你都会发现很多男士都因此气的上蹿下跳嗷嗷叫。


“就这样轻易地被其他男人里里外外靠那么近,看了摸了。”

“总觉得男医生也是男人。”
“遇到好看的患者没反应,应该是不可能的。”


其实看完这些类似的帖子,我们是能从发帖人们的抱怨或控诉里,抽丝剥茧出一些答案的。

对于这部分男士来说,老婆更相当于是他们的所有物。
老婆被男医生检查=老婆被别的男人看了摸了。

这个心态相当于啥呢?

“撒尿画圈”标注领地的狗。

“这里我都圈好了,我地盘。”

“你怎么能进屋呢?”


但是,如果说他们“看轻心灵,只重器官”似乎也不准确。

因为如果他们在泌尿科碰到女护士,做手术碰到女医生,

他们会觉得自己被女人们占便宜了吗?他们会拼命反抗、捍卫自己的贞洁吗?

肯定不会啊。

反正自己就行,老婆就不行,真是双标的可以。


不过,在搜索类似“男医生”案例的时候,看到本月钱江晚报发布的一个事情,就也挺让人唏嘘的。


杭州姑娘小王和未婚夫订婚之后怀孕了,但是不久之前她突然“见红”。

后来去医院检查,就发现肚子里的宝宝发育不全,必须终止妊娠。

既然人流手术不可避免,那就只能做了。

结果手术当天发生了什么呢?

小王的未婚夫从门缝中看到手术室里居然有个男医生,
“顿时暴跳如雷,冲到手术室门口”,“嚷嚷着要求马上停止手术”。


让男医生出来,就没有麻醉,小王妈妈不同意。

让男医生在里面,可以麻醉,但未婚夫死活不同意。

这么一个僵持的局面下,小王自己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她就那么一言不发的躺在手术台上,好像接下来要做手术的,根本不是她……


最后手术还是做了。

但如果当时不是小王的妈妈心疼女儿,不想没有麻醉让她承受更多痛苦,这场闹剧究竟如何收尾,还真不保准。

但是,更让人无语的是什么呢?

最后小王做完了手术,未婚夫还在持续“崩溃”中,眼泪哗啦啦的流。
“他的父母轻声安抚着他的情绪。”
“三人都没有去照看小王。”


其实今天的故事讲到这,男士们对自己老婆如何被男医生“占便宜”的问题,我觉得反而没那么重要了。

重要的是,身为患者的女性我们自己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呢?

总之,小王在手术台上一言不发的沉默让我感到困惑。

身体是你自己的,一句“行”或者“不行”都是答案,
那么,为什么你不能给自己的身体做决定呢?


今天文章的结尾,我给大家讲一个《陈小手》的故事,是汪曾祺先生写的。

陈小手是一位出名的男性妇科医生。

他的手特别小,比女人的手还小。

因为手小,动作细腻,所以专治产妇难产、横生、倒生。

寻常人家只要碰到产妇“胎位不正”的情况,都会差人去请陈小手。

他次次骑着一匹大白马去接生,进了产房一时半刻,孩子准会呱呱坠地,产妇也会保得平安。


尽管正经同行的医生们都看不起陈小手,觉得他一个男人学产科,丢人。

而高门大户讲究多,不到生死攸关的时候也不会请他。

但陈小手一直不在乎这些,只要有人来请,他就跨上白马,飞奔着去接生。

后来有一年,有两伙军阀打过来了。

其中一个团长的姨太太难产,下属就差人请了陈小手。

团长见了陈小手,说“大人,孩子,都得给我保住,保不住要你的脑袋!进去吧!”

姨太太的脂油颇多,陈小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孩子掏出来,告诉团长母子平安。

团长高兴,笑着给陈小手准备了酒席和赏钱。

精疲力尽的陈小手喝了酒、揣上赏钱,道一句“得罪”就骑上马要走,

哪知道团长突然掏出手枪,对着他的后背就是一枪。

团长说“我的女人,怎么能让他摸来摸去!”

“她身上,除了我,任何男人都不许碰!你小子太欺负人了!日他奶奶!”

团长觉得怪委屈。


《陈小手》的最后一句就是“团长觉得怪委屈”。

网友说,陈小手的故事是1930年,
可我不禁想着……

如今是个什么年月了呢?


“内检”本就尴尬,
为啥产房还总出现男医生?
孕妈妈们别害羞,
原来男医生更有这些优势,
感兴趣的后台回复:男医生



上一篇: 试驾玛莎拉蒂Levante,意大利人的优雅运动论 | 编开编聊
下一篇: 百万交易的顺子域名1234.cn被终端启用了!
隐藏边栏